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
丈夫留信拋棄妻子病兒,多年後回來卻「裝窮」想試探母子,最後的舉動讓人拍手叫好!!

Advertisement
在恩愛的夫妻也會因現實生活所逼而變得自私自利,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。誰又能保證曾經那個最愛的人,和自己永遠走下去呢?

明秀曾經也有過一段婚姻,幸福的家庭。原本是幸福的三口之家,卻被突如其來的的變故險些倒塌不堪。

在孩子七歲那一年,突然患上一場大病,夫妻倆帶著病懨懨的孩子跑遍多家大醫院都得到不樂觀的結果。醫生都說孩子的病情十分兇險,難以治愈。為了治療孩子,他們把家里的積蓄都花光了,欠下的債務也日益增多。望著病入膏肓的兒子夫妻倆感到一籌莫展,默默流淚。

卻沒想到,明秀趴在兒子的病床睡著醒來後,發現丈夫柯武不見了。之後才在兒子的枕頭下找到丈夫留下的字條,大意是,孩子的病,讓他心力交瘁,承受不了,只好放棄雲雲。

天啊,這是一個父親說的話,一個男人該推卸的責任麼。

明秀欲哭無淚。那一刻,她摟緊小凱,生怕再失去孩子似的。雖然小凱不知道爸爸紙條上寫的什麼。但是,從媽媽悲傷無助的神情上,小凱猜到了什麼,一場大病,已讓孩子迅速長大。

他懂事地給媽媽擦去眼角的淚珠,嘴裡喃喃說:“媽媽,小凱會好起來。會好起來了的。”

看著孩子天真的小臉,明秀既安慰,又心酸,強笑點頭,淚水卻又無聲地滑落。正所謂,吉人自有天相。經過醫生的精心診治,小凱的病情有了明顯好轉,幾個月後竟康復了。看著活蹦亂跳的兒子,明秀喜極而泣。

人們都很同情這對遭遇變故的堅強母子,醫療費減免了許多,親朋好友也都儘力幫助。明秀更是努力工作賺錢還債。只是,對於丈夫,明秀再從沒在孩子面前提起。而小凱,也從未再提及爸爸。母子倆像是商量好了,彼此心照不宣,掩飾心中揮之不去的疼。

轉眼十多年過去了,明秀母子的境況好轉很多,生活也變得光彩起來。品學兼優的小凱,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。他一邊刻苦學習,一邊利用業餘時間打工。很快,小凱就要大學畢業了。他憧憬著自己能打拚出一番事業,能夠讓操勞一生的媽媽歇息下來。這麼多年,媽媽太不容易了。
Advertisement

這天,小凱利用畢業間隔,回家看望媽媽。見到兒子突然回家,明秀又驚又喜。娘倆正在說說笑笑之時,突然聽到有人敲門。

門口站著一個男人。準備地說,是一個穿著邋遢鬍子拉碴的男人。見到小凱,男人一怔,眼睛盯著小凱好半天,才期期艾艾地問:“你、你是小凱吧?”



還沒等小凱反應過來,明秀走了過來,見兒子癡癡的樣子,嗔怪道:“小凱,發什麼呆?咋不讓客人進來啊。”忽然和男人四目相對,明秀也不由呆住了。敲門的男人,居然是失蹤十多年的丈夫柯武。儘管丈夫變化很大,明秀還是一眼認出了他。

一時間,三個人都一言不發,空氣靜得地上掉個針也會聽到。終於,一家三口在客廳坐定。雖然爸爸在自己重病時,拋妻棄子,讓人難以原諒。但他畢竟是自己的親生爸爸。看他的樣子,在外面吃過不少苦,生活得也不是很好。還是小凱打破僵局:“你……還好吧。”

“啊,好,還好。”也許心裡有愧,柯武見兒子和自己說話,受寵若驚般連連點頭。說著,又心虛地看了一眼明秀,臉漲得通紅。柯武慚愧地說,他混得不好,本沒臉見人,只是太想家了,這才厚著臉皮回來。看他可憐巴巴的樣子,明秀母子心軟了,縱有千般恨萬般怨,都抵不過血濃於水。

明秀看丈夫身上髒兮兮的,冷冷地說:“你先換件乾淨的衣服吧。哦,當年的衣服,不知你還能穿上不。”“好,好。”柯武見明秀雖然臉若冰霜,但看得出仍很關心他。

這時,又有人敲門。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站在門口,彬彬有禮地問:“請問,這是柯總的家嗎?柯總在吧?”



“柯總?”小凱一時有點懵。聞聲,柯武走過來,神情一凜,狠狠瞪了一眼年輕人,年輕人立刻知趣地走開。

見明秀母子一臉不解的樣子,柯武呵呵一笑,說:“其實,我騙了你們。我沒有這麼慘。我不但混得很好,而且資產豐厚。這次回來,算是衣錦還鄉吧。之所以打扮成一副窮困潦倒的樣子,就是想看看你們的反應。你們的表現,讓我很是滿意。終究是一家人,不錯嘛!”說著,臉露得意之色。

“別說了,我們不想聽。你混得好與不好,早在十多年就已經與我們無關了。請你馬上離開。”明秀突然打斷柯武的炫耀,生氣地一指門口,示意他走。

柯武一聽,臉一黑:“當年確實我不對。但我混好了,回來找你們,算得上有情有義。別忘了,我還是你的丈夫呢。”明秀冷笑一下,說:“有情有義,會在我們母子最需要你的時候,逃之夭夭?至於我的丈夫,失蹤多年,法律上早已判定我們自動離婚。”

“你、你一個不識好歹的女人。”柯武惱羞成怒地罵道。然後,他轉臉對小凱,霸氣地說:“你呢?你去爸爸那不?你的情況我早已打聽清楚了。你不是剛大學畢業準備找工作嗎?我的公司頗具規模,以後交由你打理,多好的事。別跟著你這個榆木疙瘩媽吃苦了。”

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凱,眼睛直盯著柯武,一字一頓地說:“你的公司是你的,我不需要。我會自己創業的。”



“哼,真是看走眼了。我等著你們的答覆。否則你們會後悔的。”說完,柯武氣咻咻地摔門而去。

小凱拉起媽媽的手,堅決地搖了搖頭。母子倆又都笑了。
  
分享
分享
分享
分享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